首页 >> 秋之回忆 >> 秋忆感悟 >> 寄往过去的信

寄往过去的信

发表于:15-01-15 | 来自于:秋忆感悟

文/井上的千本樱

序言:
有时候,回首往事,只不过是虚惊一场。

荷岛音绪启:
 
音绪,嗯……请允许我这么称呼你,最近过的好么?时间过得真的好快,一转眼几年过去了。虽然我知道你无法告诉我。但是,我还是很想知道,你最近过得好么?你知道吗,深步现在过的很好哦,她已经成为花店的老板娘了,不久前与润君举办了婚礼。那男人可比我优秀多了,对深步也很好。还有,有一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明天我就要和彼方结婚了。虽然你来不了了,但我们两个还是希望能得到你的祝福。嗯,总觉得有很多话想对你说,不过我的表达能力你也一定清楚,所以……就到这里吧。
加贺正午(在此向卡夫卡君的夏令营致敬)
2013年12月25日

“呐,正午。你确定要寄出这封信么?”
彼方娇美的脸颊出现了不应属于她的苦涩。
“嗯,无论如何,我都相对那件事做个了结。”
那是一个我永远都解不开的心结,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无论何时回想起来都会感到钻心的痛。或许有些事情,并不是时间可以消磨的。
“那个,正午君。这封信就由我来交给姐姐吧。毕竟她照顾了我那么多年,所以我……”
“好的,那么就拜托你了,深步。希望它能够到达天堂……”
回到家中。
“正午,你没事吧……”
“啊?嗯嗯……”
又不小心露出了哀伤的表情么。笨蛋,我究竟在干些什么啊。明天就要和彼方结婚了居然还想着这些事,这几年若不是彼方在我身边或许我早就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吧……
忽然,一股清香布满嘴唇,那是属于彼方的独特香味。
“呐,笨蛋正午……我们,做吧?”
……
我抱着彼方在我的怀中。突然觉得这个伟大的女人是如此的娇小,至少,在我怀中的她是这样的。
“正午,我们明天真的要结婚了吗?我不是在做梦么?”
“噗——怎么了?那个大名鼎鼎的彼方也会有这样的一面?”
“哦?什么时候笨蛋正午也开始会捉弄我了?”彼方揪着我的耳朵调皮的说。
“是,是——彼方大人,我再也不敢了。”
看着彼方逐渐回暖的脸庞,我的心情也逐渐好了起来。至少现在,彼方她是开心的不是么。
“正午,你还忘不了音绪对吧?”
“我……”
在这瞬间我犹豫了,虽然我知道这犹豫意味着什么。果然,我还是不善于撒谎么……
——死去的人是无法战胜的。
那熟悉的字眼再次跃入脑中。店长,如果是你,你会怎样选择呢?
“喂,正午。”彼方的呼唤将我从沉思中拉回。
“我……爱你哦。”
这种话不应该面带笑容的说出么,但是彼方……
“所以,有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因为我怕过了今天,就再也没有机会说出口了。”
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彼方现在的表情,似乎又回到了那个不堪回首的雨夜,那个脆弱,不堪一击的彼方。
“其实,音绪她当年并没有……”

——五年前——
 
——2008年12月18日 星期一 ——
Shogo’s Side:
“呐,正午。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音绪,不要这样,你听我解释……”
“为什么……你和彼方不是已经没有联系了么?”
电视中曾经经常能够引得我与音绪发笑的八卦新闻,现在却成了我的催命符。
“大新闻!大新闻!此前从未有过任何绯闻的著名模特兼电视演员黑须彼方近日被拍到在登波离桥与神秘男友约会并且拥抱,据调查该神秘男友身份为一名公司的普通员工。”电视中的新闻一次又一次的重放冲击着音绪那脆弱而又敏感的神经。
“呐,正午。我对你说过,我只需要一点点就够了。所以……所以我能够相信你的对吧?正午君选择的是我,对吧?”
泪水划过她的脸庞,模糊了那原本美丽精致的脸颊。
“嗯……”
我抱紧音绪,给她一丝我唯一能够给予的温暖还有那一次又一次被我打得支离破碎的承诺。
I love you,I trust you。简简单单的只言片语却需要用一生去证实。
“正午。”
“嗯?”
在我怀中的音绪打破了沉默。
“抱歉了正午,我们的婚礼能在往后推迟一些么?”
“好,听你的。”
我没有经过任何思考就答应了她,或许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够为她做的事了吧。
 
——一天前——
 
“恭喜啊,正午。能够娶到音绪是你的福气哦!”信在一旁大大咧咧的叫到。
“喂,那边那个不是叫上午也不是下午的人,恭喜哦。”小夜美携着静流接走了过来。
“好了好了,你别整天拿人家的名字开玩笑了啦。恭喜哦,正午君。”
静流姐一如既往平静的说道。在我眼里,她是个几乎完美的女人,因为似乎没有任何事情能够让她惊慌。
“嗯,谢谢大家了。也希望大家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放心吧,正午君。我一定会拉上智也去看你们的婚礼,顺便也为将来做做参考。”
唯笑也加入了对话,话说唯笑也终于要和他的男朋友修成正果了么,可喜可贺呢。
“好了好了,谢谢大家了。我和音绪的婚礼会在本月26号举行,大家一定要来哦。”
……
“呼,真是累死了。”在送走了大家后,我伸了伸懒腰。
好了,该回家了吧。音绪还在家里等我呢。这种像极了新婚夫妇的生活,使我情不自禁的笑出了声。
“叮叮叮……”手机不合时宜的响起,把我从幻想拉回了现实。
咦?不认识的号码啊,难道是工作上的事?
“喂,您好。这里是加贺正午。”
“喂,正午啊。有时间吗?我们一会登波离桥见。”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但却一时想不起来声音的主人是谁。
“请问……你是?”
“喔?笨蛋正午,看来那么久了你还是那么笨哦。连你的彼方大人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是啊,我怎么给忘了。用这种语调说话,除了大名鼎鼎的黑须彼方,又能有谁。看来就算那么多年不见,彼方的性格也没怎么变化啊。
“哟?黑须女士,好久不见了。请问有何贵干?”今天心情极佳的我,也和彼方开起了玩笑。
“喔?我们有这么不熟吗?”听得出彼方有些不高兴了。
“哈哈,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我斗嘴也就没赢过你,有什么事吗?”
“听说你要结婚了呢,那么久没见面了,我们一会登波离桥见吧?”
这一瞬间,我犹豫了。五年前的那一幕再次在眼前浮现。那个几乎已经被我淡忘的彼方再次从我的记忆中被唤醒。
果然,我还是没能彻底忘掉她么。那个带给我无法释怀的初恋的女人吗,那个从我生命中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的女人。诶,也是时候做个了断了呢。
“嗯,那好吧。一会见。”
“嗯,我等你。”
……
来到了登波离桥,左顾右盼却没有发现那个曾经熟悉的影子。
“哟,正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守时了?”
彼方的声音从耳边响起。回头的瞬间,我屏住了呼吸。
她,留起了长发。
在我的记忆里,我从未见过彼方留长发的样子。也从未想过,长发的彼方是如此的美丽,少了一份自由纯真,却多了份成熟与妩媚。
果然,人都是在变化的吧?五年不见,彼方也有了那么大的变化,或许对我们两个人来说。彼此,也不是那个曾经熟悉的彼此了吧。
“喔?这是怎么了?看呆了么?是不是后悔当初甩了我呢?”
好吧,请允许我收回刚才我说的话,这个彼方就算头发长了,还是那个我熟悉的彼方。
“真是的,那么久不见了,你那自恋的毛病还是没改呢。近来过得如何?”
“当然好啦,自从笨蛋正午我从身边消失后,整个人都觉得开心了很多。”
“啊,是么?那可是真令人感到遗憾呢。”
五年不见,似乎有千言万语想要诉说。相见之时,却只剩沉默。望着登波离桥的风景,和从前一样,依然是如此美丽。可惜物是人非,我和彼方也不是当年的那对恩爱了情侣了。
“你很冷吗?”彼方望着我戴着的围巾,率先打破了沉默。
“嗯?”我很奇怪她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那条围巾太大了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标签:

关于《寄往过去的信》的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