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秋之回忆 >> 秋忆感悟 >> The third birthday - 陵祈,欢迎回来

The third birthday - 陵祈,欢迎回来

发表于:15-09-21 | 来自于:秋忆感悟

秋忆太阳忆秋

第一章
雨砸在屋檐上,一片喧闹。
仓库里,只有些许微弱的灯光。地上的血还没有干,在灯光下仿佛长着一张血盆大口。
一个人,躺在血泊中——准确的来说,已经算是尸体了。
“一蹴……这种玩笑……开得有些过分了啊……”
鹭泽祈跪在一旁,精致的俏脸苍白如纸。
突如其来的暴雨,让她突生不安的感觉,于是她以拿伞来为由,来看看到仓库视察的丈夫。
于是就看到了眼前的景象。
她紧紧的抱着一蹴。一蹴的脸上,还挂着安心的微笑。
她笑了——比哭还难看。豆大的眼泪从眼中奔涌而出,但她并没有呜咽。
“呐,一蹴,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啊,我好不容易拜托小缘照顾一下幸太郎,这样就可以度过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夜晚了……”
“一蹴啊,今天的晚饭有你最爱的土豆烧肉和姜丝炒肉哦,我知道的,一蹴最喜欢的……”“一蹴……”
一蹴……
一蹴!!
从雨中的风声,透出了一声凄嚎。大概也只是风的声音吧。
只是这风,寒透人心。

身上的白色长裙,已经染成了黑红色。她毫不在意,只是温柔的俯下身,轻吻了一下一蹴的嘴唇。
“一蹴,别担心,我很快就会来陪你的……但是,在此之前,我得先安排好幸太郎。同时……”
眼中的温柔瞬间变为刺骨的杀意。
祈想起了一个人——和丈夫共享股份的,也是和他们两人的颇有关系的,飞田扉。
这次丈夫出来,是和他一起的。她赶到时,也看到了他——穿着比平时更黑的西装,身上也有着血污,只是当时她并没有在意。
“飞田先生,一蹴呢?”祈的声音微微颤抖。
而扉只是朝着仓库的方向轻蔑的笑了笑,就转身离去了。
是他!
是他杀了一蹴!
祈不禁想起来一件事:早在学生时代时,她和一蹴,还有飞田的那件事。当时,她对飞田说的是:如果你敢伤害一蹴,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
那么……
祈又笑了,笑声回响在仓库的铁皮中,久久不去。


第二章

这几天的天气都不是很好,一直阴雨绵绵。
和天气一样阴沉的,是鹭泽一蹴先生的葬礼——不大的房间里,放着一蹴先生的遗像。
祈,或者说是鹭泽夫人,跪在遗像旁,没有丝毫的表情。
前来吊唁的人来了一拨又一波。大多数人都是先表达了自己的悲痛,再向鹭泽夫人表示慰问,并表示“如果以后家里有困难,请找我帮忙”之类的话。祈很清楚,这不过是客套话罢了。很快,家里就要进入一个经济相当困难的时期——以她在保育院微薄的薪水,要想一边还房子的债务,一边养育幸太郎——她和一蹴两岁的儿子,无疑是痴人说梦。
鹭泽夫人也已经二十八岁,再也不是18岁的天真的花季了。
真正打心底里关心她和她丈夫的,还是那些真正交心的朋友——稻穗信、白河萤、黑须彼方……
“小祈,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萤一边抱着她,一边梨花带雨的安慰着她。
“唉……看来,雨又开始下了。而且,不会停。”离开的时候,稻穗信喃喃的低语回响在雨中。饶是信平常总是嬉皮笑脸,此时也是叹气连连。
“一蹴,你这个大笨蛋,你让祈祈怎么办……”看到祈那空洞的表情,彼方也在心底暗骂了一声。
“小祈,这个,给你。”彼方从包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
祈慢慢的抬起来头,不解的看着彼方。
“里面有两百万元,或许……”彼方的话还未讲完,就已经看到祈眼中暗含的拒绝之意,于是她连忙改口,“这是一蹴打给我的,他本来想托我帮他买个礼物。他知道我可能对奢侈品了解得多一些,于是托我去买。而如今,却也没必要了。”彼方抬起来头,“那么,还是还给你好了。”
祈将那银行卡紧紧地握在手中,眼泪却又落了下来。
“一蹴……一蹴,你真是个傻瓜……”
尽管如此,对于她那如洪水般的悲伤来说,这点安慰只是杯水车薪。看着那张银行卡,祈又想起了一蹴送给她的一个又一个的礼物。几乎每年,一蹴都会送她一些礼物:一件裙子,一个帽子,一串项链……
她哭得更厉害了。

缘小姐跪在祈的对面。
现在的她,已经不叫鹭泽缘了。她也已经身为人妇,嫁给了一个叫浅井春树的小子,育有一女,名为浅井音美。
虽然对哥哥的感情已经不再如火一般炽热,可是哥哥仍是她最重要的家人。如今红肿的眼睛看着哥哥的遗像,心中也是无限酸楚。
哥哥已经走了,绝不能让祈姐再出事,想到这里,缘深吸了一口气,正打算张口,门前突然传来了一声悲伤的呜咽:
“一蹴哥……一蹴哥……”
滴答、滴答、滴答。
缘此时也抬起了头。来者是位18岁左右的少女,齐肩的头发乱糟糟的,脸色的泪痕弄花了粉底。身着一个皮夹克,一条牛仔裤,颇像一个假小子,但长相却很娇美。
缘知道她,她是一蹴的另一个“妹妹”,叫飞田市子,也是飞田扉领养的义妹。
“祈姐姐,缘姐姐,”过了很久,市子抬起头来,迟疑了片刻,还是开口了:“我听说,一蹴哥,是被谋杀的?”
缘的脸瞬间毫无血色。
此时,祈终于回过神来。她深吸一口气,像是要平复什么的。这一刻,再也看不到祈脸上的木然与悲伤,只剩下阴冷。
“是的。而且,我知道,凶手是谁。”
“祈姐姐,难道说……”
“是的,我到达现场的时候,他才走。”祈看着市子愕然的脸,缓缓的说出了那个名字:
“飞田扉。”
市子的内心,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时,鹭泽家的门,突然开了。
一位西装革履的男性,走了进来。
不是飞田扉,却又是何人?


祈死死的盯着这个男人——她想从这个男人的脸色看出哪怕一丝一毫的愧疚,这样她才可能将心中翻腾的黑浪给压下去。
但是,扉一直都面无表情。
“开玩笑的吧……祈姐姐,这几年一蹴哥和哥哥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哥哥不可能干这种事的,不可——”
“市子,”扉突然开口了,“这里没你事了,黑田先生说你下午得参加一个记者会,你快去吧。”
尽管飞田市子老大不愿意,但不知怎的,她就是生不起半点违逆哥哥的胆量——当她看到哥哥一脸的阴沉时,也知道自己不能留在这里,于是向缘和祈匆匆道了别,转身离去。
飞田市子尽管只有18岁,但已经是一名小有名气的模特——凭借她那出色的容貌,完美的身材,以及在外人面前的热情和亲切,使她在选美大赛中脱颖而出,从此走上模特之路。
市子是在12岁时被飞田领养的。不过在此之前,市子和扉还有一蹴就是很好的关系了。
那一年,正好是扉成为山口组的区域头目的时候。
“市子,从今以后,你就叫飞田市子了。”
“扉哥,为什么啊?”
“你应该明白。”接着,扉就不说话了。
“啊,扉哥,难道说你……”市子突然想到了什么,兴奋的大叫起来。
“就是那样。还有,以后不要叫我扉哥了。叫我哥就好。”扉依然是一脸冷淡,但声音中透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期待。
“啊,哦,哥……哥。”饶是市子这样一个大胆开放的小女孩儿,脸色也现出一抹绯红,说话也期期艾艾的。

现在还记得当初的心情——那种难以言说的兴奋和喜悦,以及充斥胸膛的温暖。
市子回想起当初扉领养她的情景,同时,也在慢慢的回想这六年来和扉还有一蹴的回忆——
和哥哥一起登山
和哥哥一起吃着完全冷掉的披萨
和哥哥一起躲避对头的追杀……
被哥哥摸头的感觉……

和一蹴哥一起下棋
和一蹴哥一起打球
伤心哭泣的时候,被一蹴哥温柔的安慰
以及,看见一蹴哥和扉彼此相视一笑……
哥哥杀了一蹴哥?
市子不禁摇了摇头。

祈跪在扉的旁边。
“那天,是你吧。”毫无感情的声音从祈口中吐出。
“你觉得呢?”同样冰冷的声音也从扉口中吐出。
“是你杀了一蹴?”
缘在旁边准备着麦茶,听到这句话,不禁全身一震。
“我说过,你和他,都是有罪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标签:

关于《The third birthday - 陵祈,欢迎回来》的相关评论: